告别WOW,记录曾经在这个世界里的点点滴滴

最早踏入艾泽拉斯大陆已经记不清楚是什么时候了,那时候美服刚开始公测,几个饥渴的哥们想方设法弄到了号,结果那次的体验十分短暂,还不到20级,之后由于服务器原因导致大陆IP无法登陆了。
接下来等到了国服公测,我跟几个朋友一起去了1区卡扎卡,本来是打算在那边常驻,但后来自己账号出了问题,只好作罢。值得一提的是,我们当时创建的公会——迪菲亚兄弟会现在都依然健在,而且成为了卡服比较大牌的公会了。至于到后面几个老朋友相约再次进军艾泽拉斯,都还考虑过是否要回到这个最初的服务器,不过后来还是选择了一个没有熟人的服。
后来跟随小3到了3区,服务器名字我都记不得了……小3在这个服宅了两年的样子。但由于之前玩的时候大都没有固定的电脑,所以也就无从保存截图了。
真正开始有记录的话,是从三区狂风峭壁开始。虽然之前还在勇士岛玩了一段时间,不过似乎都忘却了要留点纪念。
WoWScrnShot_010506_221557.jpg
这就是目前我电脑里wow截图最早的一张了。
来到狂风峭壁还是因为但是潇的几个朋友在那边,他们所在的公会——荣耀光辉也算得上是那边部落服数一数二的大公会了。我wow生涯许多副本的第一次都是从这里开始的,包括60lv的所有高级副本,raid等。在这里也结识了许多有趣的朋友,当时荣耀在多玩的论坛几乎天天都是洪水泛滥,对QQ群没有什么概念的时候,版聊就成了大家交流的平台。怀咚稀——这个名字看似很非主流的家伙,是我在狂风结识的最棒的一个玩家。他玩的是一个亡灵法师,所以几乎从小到大的副本都有此人陪伴,通过这人我深刻认识到了法师在副本方面的强大,也算是后来自己开始玩法师的启蒙吧。其实说起来,我在玩许多游戏的时候,都还是比较偏爱法系角色的。
WoWScrnShot_032706_230533.jpg
我们的小号,凄凉海边的月色。我还记得当时这家伙很土豪的把那30多lv的小贼武器,预兆之剑和征服者之剑分别附上了十字军和生命偷取。
WoWScrnShot_020306_170318.jpg
在狂风干的第一件sb事儿。当时回答问题的时候手一抖就那么给点错了,搞得女王以及所有部落都成了冷淡……
WoWScrnShot_041406_020003.jpg
很有趣的一次副本经历,我至今还清楚的记得。当时为了去做我那只萨满60lv天怒头盔的任务,拉上了一票人杀向通灵学院。结果到了门口才发现5人都是伸手党——没有钥匙。万般无奈之下,只好采用拖尸大法。玩过wow都应该清楚,离通灵最近的怪都是要接近悔恨岭那一带了,如此长的一段距离,要让怪不脱离战斗人又不挂掉还是挺麻烦的,最后我跟东西成功的把怪引到了副本门口。正当怪把东西拍死后正在殴我的时候,里面推门出来了一联盟……
WoWScrnShot_042706_225933.jpg
第一次的MC之旅,我当时那一身破装备居然治疗能进前3,可见划水一事儿很有历史……后来MC第一次我参加down掉拉格,就掉了俩t2裤子,全团相当无语。
WoWScrnShot_060206_204139.jpg
WoWScrnShot_051906_205303.jpg
狂风是个PVP服,当时双方势力是比较不平衡的,大概记得是1部落比3联盟的样子。不过部落很好战,平时野外大多数时候都是部落追着联盟杀,只有每逢周末raid高峰,或者是进度更新的时候,联盟仗着人多势众,传说中的“黑石墓地”难免大干一场。记得我们公会的牧师天犯大叔,被誉为是联盟的首席跳水教练——每天不厌其烦的蹲点黑石山锁链处,把无数的联盟洒向沸腾的岩浆中。另外,联盟一id叫“姚明”的侏儒男法师,装备貌似不错,每每出现都会成为部落众围追堵截的对象。
后来,荣耀光辉内部出现问题,由于但是领导人鲁多蜜的离开,导致公会逐渐走下坡路,最后不得不解散。我在荣耀的日子也就暂时告一段落,虽然再后来公会重组后,老王拉我去开荒taq公主——当沙包,又呆了一段时间,不过也不是太久。我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小号也是在这个服成长起来的。
在离开荣耀后,我跟潇一起去了一个陌生的服务器:羽月。当时在那边我们没有任何一个认识的人,完全就是抱着开荒的心态过去玩的。不多时,我的小法师成长起来了。但是我放弃了公会raid,转而参与当时最为盛行的G团。直至我账号丢失的时候,法师身上已经是全epic装备了,其中除了几件是任务或者其他途径获得的以外,全部是由G团消费获得。于是,当时法师除了参加G团活动外,平时都琢磨着赚钱去了。由于大公会对于raid的消耗逐渐变大,因而草药的需求激增,当时梦叶和格血都成了抢手货。至于这两种草药哪里最容易搞,毫无疑问——当时的所有farmer都一窝蜂涌向了厄运。在东区的温室,我战斗了无数个日日夜夜,可怜的小花被蹂躏了一百遍啊一百遍。当然第一次还是免不了要交点学费的,在死了个浑身通红以后,我把巡逻的路线记了个熟透。
俗话说夜路走多了总会碰见鬼,看来这规则在wow世界里依然奏效。某次失误后,我终于遭到了鞭笞者之神的谴责,把我可怜小法师的灵魂抛向了漫无边际的虚空之中……
WoWScrnShot_101506_154459.jpg
WoWScrnShot_101506_155100.jpg
后来这事儿还是寻求了GM才得以解决,在被踢下线后再上来,自己就已经以虚弱状态出现在铁炉堡门口了。
再往后一些,我开始把目标转向了祖尔格拉布,大把的硬币和宝石卖得不亦乐乎。而就在这期间,我搞到了法师们梦寐以求的AOE神器。
WoWScrnShot_120506_162614.jpg
我觉得自己的RP还是比较强悍的,这东西是在我决定开始刷公主后FD就出现了。
说到RP,我认为这小法师的RP确实比较强悍,升级期间就把花花收入囊中。
WoWScrnShot_090206_225518.jpg
所有ID中最喜欢的一个号,嗯。
WoWScrnShot_082106_181314.jpg
与此同时,潇在这个服加入了一个比较大的公会,公会环境很不错,挺温馨的感觉,她的牧师我也帮忙去参加了不少活动,从MC到后面NAXX。令她很郁闷的是,那牧师的衣服——鬼雾长袍从毕业开始就一直穿到结束。
WoWScrnShot_021807_004818.jpg
WoWScrnShot_021807_004247.jpg
应该是07年的春节期间吧,随公会众一同去游历了MH。
在tbc开始后,我们便暂时离开了国服,去智凡迪旗下开始了燃烧的远征。
WoWScrnShot_061007_192437.jpg
WoWScrnShot_061007_192403.jpg
台服的第一个号,但并非正式id,当时还只是试玩下看看环境什么的。德国人那边新手任务还是挺有意思的,虽然到目前为止只做过一遍,但有几个都留下了比较深的印象。
WoWScrnShot_102507_195149.jpg
在这边有了第一次卡拉赞之旅。这是wow我最喜欢的一个副本。D.R是我的第二个角色牧师加入的一个小公会,会长是位女生,印象中是个比我还宅的人……在D.R得到了她不少的照顾,她也很惊讶于我能把wow的纷繁的任务了解得八九不离十。离开台服后,我把账号送她,她说给我保管着,或许还有再见的一天。
WoWScrnShot_102307_223345.jpg
在台服度过的一个有趣的万圣节,南瓜,无头骑士的笑声……
WoWScrnShot_111807_021928.jpg
第3个角色完成的一次最长的风筝,本来以为这55lv的elite也就是几下的事儿,结果开打了才发现这家伙是5人级别的boss角色。用了10余分钟,并在塔伦米尔卫兵的帮助下才将其击杀。
之后有了将近半年的AFK,后来又到潇所在的9区玩了一术士。不过这也没持续多长时间,在到达70lv后不久便又一轮的AFK了。
直至某天有人在群内提议,重新将大家号召到一个服务器下。我开始了在wow中最后的一段旅途。
我们这群人大都是从初中开始就一起玩,不过wow却一直没能走到一起,大家分散到了各个服务器。这次在小郭团长的带领下,在8区的一个新服务器开始久违的活动。
由于都是熟人,平时的聊天也成了家常趣味之一。
WoWScrnShot_090408_213712.jpg
WoWScrnShot_090708_221027.jpg
WoWScrnShot_083008_161150.jpg
WoWScrnShot_092408_200443.jpg
第一次的副本:RFC。由于团长已经混到有人带血色了,所以没参加。在地球副本阶段,这群人所要奉行的是:沿路碾压过,不见大气喘……
WoWScrnShot_072808_003519.jpg
欢乐的剃刀仓鼠团,要不是有人忘记拿道具,还可以放更多。
WoWScrnShot_073108_011728.jpg
影月任务众,关键时候飞飞差点没找到箱子……
WoWScrnShot_090208_220838.jpg
稀有怪见过不少,但是在贫瘠之地呆过无数次的我,这家伙还是第一次看到,而且居然是远程攻击,自然伤害……最后自己被干掉。
WoWScrnShot_072708_120056.jpg
酋长的乐队,《power of the horde》还是蛮好听的,很high~
WoWScrnShot_091608_220205.jpg

番外篇:钓鱼和其他
钓鱼是wow中我蛮喜欢的一件事儿。刚开始的时候钓鱼是为了赚钱,但真正意识到钓鱼的乐趣,是在加入了NGA某渔业组织以后才感受到的。这几年wow的时间里,我差不多钓完了地球和火星的每一片可以下竿的水域。
最早的动机,在地精的研究报告下开始投身于艾萨拉的渔业。虽然才刚40lv多点,要冒着沿途被怪追杀数次的觉悟才能冲到海边,水上行走也还要时刻提防下面某恶心的鱼人,亚考罗克的OOXX,不过为了当时价值15G左右的水之精华,我觉得这样做依然是值得的。
WoWScrnShot_020806_195648.jpg
鱼竿不多,如果想要的话,我有足够的信心搞到。套装和鱼线的话,萨满号倒是有一套。
另外这个萨满号还有个比较值得骄傲的成就,就是收齐了地球所有的食谱,包括联盟任务,以及各种节日奖励,还有奇美拉肉片等。不过号丢了以后这些东西也就彻底成为历史了。
WoWScrnShot_040206_142948.jpg
WoWScrnShot_090708_142435.jpg
出现这个的几率有多少?懂概率的同学可以去查查数据库然后计算下……
WoWScrnShot_050806_190626.jpg
现在还很流行的刷大树,不过是火星的大树了。
WoWScrnShot_092408_130744.jpg
第一次被自己人杀死……这算啥……
WoWScrnShot_093008_010937.jpg

后记:
wow断断续续陪我走过了三年多,玩了数个角色,各种职业,除了部分高端副本,这个世界留下了太多的足迹。网游是一个社会,wow也如此,从这里可以看到很多东西的缩影,或许每人都在努力的扮演着各自的角色,试图在这个虚拟的世界中寻求一些慰藉,但终究还是要回到现实中,这是不得不面对的残酷现实,然而网络是个2.5次元的世界,比传统意义上的2次元世界要有更加丰富的一层内涵,那就是包含着与人的交流。我决定从wow中走出来,一方面是觉得自己在这里已经不再单纯,另一方面,从AFK的时间一次比一次长来看,自己的热情确实也已经燃烧殆尽了。
感谢wow,从这里面确实得到了许多前所未有的快乐,在这里我也不是一个人。感谢你们,迪菲亚兄弟会的老友,荣耀光辉的大家,涅磐的兄弟姐妹,远在台湾的D.R众,一群疯子们。如果选择继续的你们,希望明年玩得更加快乐!
Farewell,my world of warcraft。
153522attachOJwI5J副本

留言

秘密留言

关于这里

komalee

Author:komalee
腹黑猫在此
某生物资料:诞生于80年代前期,ACG爱好者,2.5次元常驻客。真实身份是四次元类似Nightmare的属种,妄图控制人们思维以统治世界。

看看有多少人走向了堕落
最新文章
类别
Ami子在召唤(你的钱包)
My pet
ゆっくりしていってね!
远离一切的幻想乡
上海アリス幻樂団

黄昏フロンティア

博麗神社例大祭

東方紅楼夢実行委員会

紅のひろば

第6回東方シリーズ人気投票

東方Wiki

東方蒐集所

舞風/MAIKAZE

FLIPFLOPs

徒歩二分

葉庭/Leaf Garden

ロケット燃料★21

東匠壽庵

英雄熊/Hero Bear

石切場

ACID CLUB EAST

猫のぱらいそ

萃亭/つどいてい

One Night Stand/牛木義隆

プラスチックプロテイン/たこ

SASUKEの里/SASUKE

散歩日和/氷川翔

茶処双月亭/如月亮

みょふ~会/雨水

みずたたき/水炊き

まりおねっと装甲猟兵/里村響

VISIONNERZ/宮本龍一

蒼空市場/蒼

Dr.Vermilion/ペテン師

samkuantonの化验室

Toys
Anime直通车
ニコニコ動画

京都アニメーションホームページ

GAINAX/ガイナックス

ANIPLEX/アニプレックス

SUNRISE/サンライズ

J.C.STAFF/オフィシャルホームページ

GHIBLI/スタジオジブリ

東映アニメーション

PIERROT/ぴえろ

GONZO/ゴンゾ

スタジオディーン

异世界传送门(18+)
key

age-soft/アージュ

Nitro+/ニトロプラス

Circus/サーカス

07th-expansion/竜騎士07

frontwing/フロントウィング

暁WORKS

AUGUST/オーガスト

ALICE SOFT/アリスソフト

GIGA/戯画

nekoneko-softねこねこソフト

libre-soft/りぷる

Purple software

Navel/ネーブル

AQUAPLUS

 CROWD/クラウド

TYPE-MOON

minori/ミノリ

Terios/テリオス

KOGADO/工画堂スタジオ

UNISONSHIFT /ユニゾンシフト

0verflow/オーバーフロー

Triangle /トライアングル

ail-soft/アイル

Liar Soft

moon-stone/ムーンストーン

feng

milksoft/みるくそふと

最新留言
KONAMI QMA
寻物启事
Powered By
NekoLair

本站logo,欢迎各位朋友交换连接~

添加到好友列表

web拍手ボタン